紀實:武漢一名高三老師這樣帶領學生“沖刺”

2020-05-04 03:06:51 作者: 紀實:武漢一

5月6日,湖北省普通高中畢業年級將統一開學。武漢第十四中學高三六班的班主任郭春娥和她的學生們將結束三個月的網上學習,回到學校進行高考前的沖刺。

△面對面丨郭春娥:網上的高三

女兒給媽媽當老師 老教師這樣應對網課難題

郭春娥是武漢第十四中學高三六班的班主任和語文老師,1月21日,武漢第十四中學高三開始放寒假。按照計劃,這個假期只有10天。然而,3天后,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10天的假期過去后,正常課堂教學不能如期開始,但高三學生的復習不敢松懈,學校緊急啟動網課計劃。

郭春娥:我已經47歲了,對課件等等的運用沒那么熟練,都是年輕老師手把手地教我,我一點一點地學。

記者:這個過程對您來說難不難?

郭春娥:主要是適應,我姑娘經常跟我說,既然拿出來給人用的,就不會難到學不會的程度。我和女兒相互依靠,她在那時候給了我很多支持。

△郭春娥女兒

郭春娥的女兒也是一名高三學生,就在郭春娥所在的十四中上高三。在電腦技術方面,女兒成了媽媽的老師。通過年輕老師和女兒的指導,郭春娥基本解決了網課系統技術層面的問題。

全程開攝像頭上課 讓學生有安定的感覺

郭春娥做了二十多年的課堂教學,一下子改成對著一臺電腦上課,郭春娥和學生都需要適應。

郭春娥:學生沒有麥,聽不見我在說什么;家里沒有打印機,對著電腦做題眼睛做到發澀……一開始的這些問題導致了學生精力不那么集中,學習效率比較低。技術層面的問題我也碰到過,每天8點開始的課程,我7點就會登上平臺,生怕登不上。有一天,突然換了一個平臺,上課5分鐘了我還登不上去,學生在那邊等著,當時就覺得特別緊張,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真的是煎熬。

除了對技術和平臺的適應之外,以往課堂上那種互動交流的感覺師生們都需要尋找。為了減輕老師直播時的壓力,學校沒有硬性要求老師們直播時開攝像頭,只需通過音頻給學生講課就行。但作為班主任,從一開始上網課,郭春娥就一直開著攝像頭,讓學生能看到自己。

郭春娥:為什么要把這張臉打在那個屏幕上,當然因為我是班主任,學生看到老師會有一點安定的感覺。我也不管丑不丑吧,就是要打開攝像頭,給他們看一下自己老師坐在這。有時候他們也會用手機拍老師,拍著玩吧,相互之間調侃一下,其實這也是生活的一種方式。其實有時候他們也會對著電腦開小差,玩手機,或者睡著了。

記者:那您有什么辦法?

郭春娥:我覺得有兩點。第一他們有上進心,第二我跟他們有感情。感情能發揮的作用就是喚醒,不能沉淪,必須奮發,越困難越要奮發,越要堅持。

“他們體諒你,你就把他們教成功了”

在老師和學生對網課的適應過程中,疫情的發展也牽動人心,武漢人難免會收到自己熟悉的或與自己有關的人染病的消息。

2月18日,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以身殉職。郭春娥與劉智明的姐姐是幾十年的好朋友,跟劉智明家庭的每一個成員關系都很好,這一消息讓她的狀態沉入谷底,郭春娥說那是她最痛苦的時候,“但你上課的時候,必須要把這些東西忘掉,有時候上著課,眼淚都似乎要往下掉了?!?/p>

記者:學生能捕捉到您這種情感嗎?

郭春娥:我自己寫了東西,有的學生是我QQ好友會看到,他會說老師要保重,會安慰我一下,“您上網課特別累,自己也要注意身體”。聽到這些我就覺得這三年真的沒有白教他們,他們能夠體諒你,其實你把他們教成功了。

高三六班有50名同學,學生和家庭成員都沒有確診或疑似病例,這讓郭春娥放心好多。除了三名有其他原因的同學之外,堅持上網課的有47名同學。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