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的“聽詩”

2020-05-04 03:43:00 作者: 先秦的“聽詩

作者:周興泰,系江西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蘇轍《詩集傳》 資料圖片

在當今過度依賴視覺的“讀圖時代”中,人們在意的似乎唯有眼睛這一感官。其實,聽覺與視覺一樣,都是人類感知外部世界、相互交流的重要渠道。馬歇爾·麥克盧漢將中國人稱為“聽覺人”(《古騰堡星系:活版印刷人的造成》),即密切留意到中國文化與聽覺之間的某種不解之緣。

《詩經》是先秦詩歌的典范。三百篇皆為樂歌,已成學界共識。除了合樂歌唱外,先秦詩歌還有賦、誦等傳播方式?!秶Z·周語》曰:“故天子聽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獻詩……瞍賦,矇誦……”劉向云:“不歌而誦謂之賦?!闭f明歌、賦、誦是三種不同的詩歌傳播方式。歌應合樂歌唱,賦與誦則無須合樂歌唱?!吨芏Y·春官》鄭玄注:“以聲節之曰誦?!笨芍罢b”指“以聲節之”的吟誦。賦與誦又有所區別,“誦”是使用方音的本色吟誦,“賦”則指雅言的吟誦(王小盾《詩六義原始》)。以“賦”“誦”方法進行詩歌傳播的人,多是瞽、瞍、矇之類的盲人。這些盲人在王室擔任樂官職務,《詩經·有瞽》鄭箋:“瞽,矇也,以為樂官者,目無所見,于音聲審也?!彼麄冸p目失明卻聽覺超群,對各種聲音信息的記憶力也更為發達。先秦詩歌以歌、賦、誦等方式進行傳播,都有訴諸聽覺的特性,因此,若對聽詩及相關問題不加關注,就難以對先秦詩歌的流傳情況和應用價值有充分之了解與評判。

《漢書·藝文志》云:“傳曰:‘不歌而誦謂之賦,登高能賦,可以為大夫?!愿形镌於?,材知深美,可與圖事,故可以為列大夫也?!边@段話表明,那些諸侯卿大夫通過學習并掌握了本屬瞍矇等盲人特有的詩歌誦讀方法,并廣泛運用于政治外交場合。春秋時期盛行的賦《詩》言志活動,最為人所稱道,它指掌握了賦誦之法的士大夫在聘交盟會之時,通過賦誦三百篇中的詩句,委婉地傳達國君的意志和自己心中的想法。這是當時社會人們交流思想的重要手段,也是禮樂文明的重要體現。

《漢書·藝文志》云:“古者諸侯卿大夫交接鄰國,以微言相感,當揖讓之時,必稱《詩》以諭其志,蓋以別賢不肖而觀盛衰焉?!泵鞔_提出賦《詩》者多是諸侯或卿大夫,相應聽詩者也多是諸侯或卿大夫?!蹲髠鳌酚浻卸嗵庂x《詩》言志事件,通過翻檢《左傳》,我們可知,聽詩者有魯文公、晉侯、齊侯、鄭伯、秦穆公、魯季文子、魯季武子、晉趙孟、晉韓宣子、晉范宣子、晉叔向、鄭子皮、衛北宮文子等。特別是那些卿大夫,“晉有范、韓、趙三卿,魯季孫氏有文子、武子、平子,叔孫氏有穆子、昭子,鄭有七穆子孫。是皆世卿公族,風流文雅,聚在百年之間”(清梁履繩《左通補釋九》),他們都屬世卿公族,有著良好的修養,主要表現為:一、對《詩》的習得和熟記的能力。清人勞孝輿《春秋詩話》曰:“若夫《詩》則橫口之所出,觸目之所見,沛然決江河而出之者,皆其肺腑中物,夢寐間所呻吟也?!彼麄冊缫褜ⅰ对姟窢€熟于心,可以隨時口誦。二、具有深厚的禮樂文化修養。自周公制禮作樂以來,《詩》成為禮樂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抖Y記》曰:“詩之所至,禮亦至焉;禮之所至,樂亦至焉?!薄蹲髠鳌分兴x之《詩》以《雅》為多,《雅》詩本身就是周代禮樂文化的結晶,他們長期習《詩》,自然深受禮樂文化的熏陶,而在政治活動中聽《詩》并評論,又凸顯出對禮樂文化的尊崇和宣揚。三、敏捷的反應能力、干練的外交才能和卓越的政治見識。面對不同的賦《詩》者,聽詩者必須反應敏捷,有時謙遜溫和、態度誠懇,有時巧妙回避、應對自然,有時正氣凜然、折服對方,一切以國家政治利益為準繩。如《左傳·昭公元年》載“令尹享趙孟”的故事,文字雖短,卻蘊含深廣。楚令尹子圍野心勃勃,其享趙孟,賦《大明》之首章,意在以周文王自況,統御天下。趙孟此時已執晉多年,當然不能向子圍示弱,于是賦《小宛》二章斥責子圍以文王自比不過是昏聵無知之人的胡言亂語,其野心真是荒唐可笑,極大維護了晉國中原盟主的地位。趙孟之政治膽識、外交才干,昭、襄之世恐無人出其右者。

 1/3    1 2 3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