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敬悼郝壽臣老先生(1961年)

2020-05-04 02:15:58 作者: 老舍:敬悼郝

郝老先生,我從十幾歲剛剛會聽戲的時候,就認識您。您可還不認識我。我看過您的戲。那時候,您扮演《打漁殺家》里的倪榮,和《失街亭》里的馬謖等等。不管您扮演什么角色,哪怕只有一兩句唱兒,或一點點武打,您總是全力以赴,一絲不茍。您不因扮演二路角色而不賣力氣。這使觀眾看出來,以您的嚴肅認真,您的表演藝術成就是未可限量的。大家認識了您,即使您扮倪榮,一出臺簾便有人喝彩。

郝老先生,您沒有使大家失望。不久,您的《審李七》與《長坂坡》等便成為拿手好戲,馳譽京津。人家都說您是黃三老夫子的繼承人,管您叫做“活曹操”。這是多么不容易得到的榮譽??!

郝老先生,您會的戲很多,又有《審李七》等戲看家。按說,您就可以輕松自在地作個名演員了??墒?,您并不滿足于已得到的聲譽。您要活到老,學到老,一出跟著一出,您把已將失傳的劇目整理出來,和群眾見面。大家多么興奮啊,又看到《打督郵》、《打曹豹》、《打龍棚》、《黃一刀》……那時候,四大名旦競演新戲,女演員們也不斷演出新的劇目,而凈角卻欠活躍,今天,《草橋關》,明天《忠孝全》,沒有相應的新嘗試與貢獻。

郝壽臣、楊小樓之《連環套》

只有您,當仁不讓,不辭辛苦,把漸成絕響的劇目挖掘出來,加以整理,打破了花臉行的沉寂,得到觀眾的贊揚。大家都說:您既有深厚的根底,又肯好學不倦。您不止挖掘老劇目,而且與楊小樓、高慶奎、馬連良諸名家共同鉆研,整理出武生與花臉、老生與花臉合演的名劇。在當時,大家都爭先恐后地去欣賞您自己獨挑的,和您與諸名家合演的重排或新排的好戲;在今天看來,我們實在應當感謝您的孜孜不息,為京劇保存下來,增添出來,那么多的劇目。隨著這些劇目,唱腔、臉譜、服裝,與表演技術,因以豐富。

郝老先生,您在學戲的時候,看見過前輩們的演技,所以您有資格整理、重排那些老戲。您又能夠擇善而從,吸取各家的長處,所以在保存老節目之中,您又有所創造。您的唱腔、臉譜,乃至于一冠一帶,都既根據傳統,又加以改革。承前啟后,定非過譽。按照傳統,京劇凈角,必須會演《醉打山門》、《火判》、《嫁妹》等昆曲。您承繼了這個傳統。您學過多少出昆腔,我不知道??墒?,在您中年,您演出了最受歡迎的《醉打山門》。那是多么繁重難演的戲呀,您可是不因難而退。您的繼承傳統,不是找容易的去學,而是敢碰一碰那最難的!您有毅力,不怕難!同時,在《醉打山門》中,您也改造了魯智深的形象。您不因那是最難的而只求循規蹈矩;不,您愿獨出心裁,推陳出新!

郝壽臣、郭春山之《醉打山門》

郝老先生,您一生始終守身如玉,這是內外行久已知道的,欽佩的。您把個人的修持與藝術的修養視為分不開的。是的,您在舊社會里演戲那么多年,而沒有染上舊社會里的壞習氣。您有一股正氣。舊日的統治階級是看不起戲曲演員的,您可是以那一股正氣打退他們的欺侮。在日本軍閥占據北京的時候,您留下胡子,不肯再登臺。

郝老先生,在解放后,您高興起來,欣然就任北京戲曲學校校長。學校初創,條件很差。您可是興高彩烈。校長室并不是專為辦公用的,而是老有一群孩子圍著您,請您說戲。孩子們愛您,您感到愉快,只要他們肯學,您就肯教。您感激黨與政府,決定把全身本領傳授給第二代。在您身體不大好的時候,也還把孩子們叫到家中去上課。而且,您教花臉戲使用自己的路子,趕到教銅錘戲呢,又用金秀山等前輩的唱法。這不僅因為您淵博,而且表現了您只看藝術,不存門戶之見。

郝壽臣、劉硯芳之《黃金臺》

郝老先生,您的逝世是京劇界的一個損失??墒?,您的道德品質與表演藝術是會留芳千古,影響后代的。安眠吧,我們敬愛的郝老先生!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