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拒絕加班,卻要賠償公司1.8萬?這個判決讓勞動節“有點堵”

2020-05-04 01:05:59 作者: 員工拒絕加班

加班、加班,到了五一了大家好不容易休息了五天,然而最近揚州中院的一則判決書,卻讓勞動人民在提前的酷暑中平添了一份堵。


常某、石某是揚州市某公司的員工,已經負責產品檢驗工作多年,2016年公司老板明確表示不會再與兩人續簽合同,后2016年5月16日星期六上午,常某、石某對訂單產品的大部分產品完成質檢,下午應當是兩人的休假時間,但老板表示這批貨明天要交貨,必須質檢完成,否則要賠公司12萬違約金,兩名員工認為不加班是自己的權利,依舊拒絕加班,后公司果然因違約賠償了12萬違約金,公司起訴,要求常某、石某賠償公司12萬元,法院認為“緊急情況”下員工不得拒絕加班,因此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酌情讓兩人賠償公司1.8萬元。


理論上,“緊急情況”下員工是有義務加班的,但這個緊急情況僅限于《勞動法》第42條規定的三種情形,即(一)發生自然災害、事故或者因其他原因,威脅勞動者生命健康和財產安全,需要緊急處理的; (二)生產設備、交通運輸線路、公共設施發生故障,影響生產和公眾利益,必須及時搶修的; (三)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情形??梢?,只有類似以上三種情形的情況,員工必須加班。

實際上,“緊急情況”加班,不應被濫用。本案中公司的生產經營的“緊急情況”,這是公司為了自身利益過度接單、將繁重工作任務強加到員工身上的,不能要求員工為了這種“緊急情況”買單,否則公司多接單,那天天都要忙著交單、天天都是“緊急情況”,《勞動法》第41條、《勞動合同法》第31條賦予勞動者的“拒絕加班權利”豈不是成了一紙空談?


而且本案中,公司其實是二十多天接的單,然而在明知兩人在5月16日只有半天班的前提下,依舊要求兩人在最后一天質檢,兩人一上午質檢了大半產品,可見兩人并沒有故意拖延,公司沒有做好提前量,哪怕讓兩人提前半天質檢,這批工作都能完成。而公司在要求兩名員工加班質檢被拒后,立刻宣布解除勞動關系,很難讓人相信這不是故意為之。

事實上,加班兩名員工已經在此工作多年,且在法理上,加班的最大基礎就是員工的“善意自愿”,而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十四條(三),公司理應與兩人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可見公司拒絕與兩名員工續簽勞動合同的行為,本身已經是違法的,而當員工知道自己工作多年,合同到期后卻要被炒,其內心也必然受到煎熬,其“善意自愿”早已降至冰點,哪怕公司真的遭遇緊急情況,普通理性人也有足夠理由相信兩名員工會拒絕加班,這已經足以讓公司基于《合同法》第68條的法理作出第119條的預防行為,公司應提前與員工確認是否會在緊急狀態下加班,或者要及時招募新員工做好交接培訓,或直接安排其他員工加班,只有公司做好了以上三點,才能基于員工拒絕在“緊急情況”下加班的行為,解除勞動合同。


本案中公司因兩名質檢員工拒絕加班,卻毫無其他辦法,沒有其他質檢員工補位、沒有招募的負責交接工作的新員工,而是坐等12萬違約金的截止期限到來,退一萬步講,哪怕本案中公司真的遭遇了“緊急情況”,公司在自身沒有履行“減損義務”前提下,那么就18萬元違約金的這一部分,是無權要求員工賠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