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君漢文帝愛玩刺激:曾趕著六匹馬的馬車“飆車”

2020-05-04 03:24:21 作者: 賢君漢文帝愛

  誰都知道,漢文帝劉恒是賢君,執行休養生息政策,節儉治天下。班固稱贊他在位23年,宮廷里的物資用具沒有添加一樣,其百年歸宿地——霸陵,全用瓦器,寒酸得很。最后,班固用了一個連孔子都不敢輕易用的評語來贊漢文帝:仁哉!

  然而,《史記》和《漢書》卻又明白地暴露了漢文帝的另一面:對于自己喜歡的小人物,動輒賞賜上萬的錢,甚至將一座銅山拱手送人,可以憑自己的個人喜好打造億萬富豪。

  這是怎么回事?

  矛盾的漢文帝:自己舍不得建露臺卻賞賜無度

  其實,這個現象不是記者獨家發現的,已經有人發現了漢文帝對于財富割裂矛盾的態度,也有文章提到過,但為了讓大家有直觀的印象,本文還是有必要將一些現象和證據羅列出來,當然是部分的。歷史的記載,都只能是部分的。

  漢文帝的節儉情況——

  千里馬事件:有人送漢文帝千里馬,漢文帝將其退回,而且還說了退禮的理由:我一個人騎著千里馬跑在前面,把文武大臣和御林軍都拋在后面,這算什么體統?劉恒似乎因為擔心安全問題才退禮的。當然,這個理由是妥妥的。

  露臺工程:劉恒曾經想建一座露臺,和施工人員核算了一下成本,也不過“百金”,相當于西漢十戶中等人家的資產。但是在這個數據面前,劉恒猶豫了,露臺工程遂作廢。

  皇妃著裝:漢文帝最喜歡的女人莫過于慎夫人了,有一次在上林苑,慎夫人居然取得了與皇后同席的待遇,引起保守派官員袁盎的不滿和干預。這個皇上最寵愛的女人,其著裝居然“衣不拖地”,很省衣服料子,連長一點的裙子都沒有,都是短裝。真不知道劉恒先生是不是真的愛慎美眉。

  霸陵:漢文帝百年之后的歸宿地,全用瓦器,金銀銅錫之類的全不要,甚至覺得連墳堆都省了,利用當地已有的山勢作為天然的墳堆,“因其山,不起墳”。

  對自個摳門,對自己的女人摳門,對自己死后也摳門,漢文帝真的一路摳門到底嗎?沒有例外嗎?

  漢文帝的奢侈情況——

  當然有例外,漢文帝也是凡人,只要是凡人,就有自己的偏好,對于這個偏好,他就不會摳門了。這個偏好就是史上著名的男寵——黃頭郎鄧通。

  鄧通是西漢皇宮里管船只的,漢文帝因為一個夢看中了他,于是就百般地寵幸他、驕縱他?!稘h書·佞幸傳》記載:“文帝甚悅,尊幸之,日日異?!眲⒑愫芟矚g這位男性朋友,對他的寵幸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改變,而且每天都會變花樣。

  這個時候,摳門的漢文帝忽然變得很不心疼錢,似乎成了另外一個人。他每次都賞給鄧通上萬的錢幣,而且一連十多次,“于是文帝賞賜通鉅萬以十數”。劉恒大哥,你這是送了多少座露臺給鄧通?

  更過分的是,有一回有相士說鄧通“當貧餓死”。劉恒頓時心疼起來,說:“能富通者在我,何說貧?”能讓鄧通富貴的是我,我有這個權力,誰敢說他貧窮?之后他毫不負責地將西漢的礦產資源,四川一座銅山賞賜給鄧通,讓他以此鑄造錢幣。而在地位方面,毫無建樹的鄧通居然躋身于士大夫之列,“官至上大夫”。

  這是一個分裂的漢文帝,出奇的摳門和出奇的奢侈居然統一在他身上,一方面很有原則性,另一方面卻不把漢王朝的爵祿當一回事,隨便給人,而且是給無功的小人。

  漢文帝,他怎么啦?

  感性的漢文帝:既有文青氣質又有點任性有點怪

  史學家對史料的選擇,其實有所偏重,寫史書有時候也像寫文學作品,用哪些素材,突出歷史人物的哪些方面,史學家似乎是動了心思的。

  司馬遷和班固對于漢文帝相關史料的處理,就很用心。在關于漢文帝的“本紀”里,全用的是正面史料,突出其仁義、節儉;而關于漢文帝的負面信息,就放置在《佞幸傳》、《袁盎列傳》、《張釋之傳》和《淮南王傳》里,一方面照顧史料的真實性,另一方面又注意史傳人物形象的統一性。所以,我們要把各種史料組合起來,才能得出一個整體的漢文帝,才不會被局部所惑。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