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大將竇憲簡介:擊敗匈奴,勒功燕然的名將

2020-05-04 02:17:01 作者: 東漢大將竇憲

  有鑒于西漢末年王莽篡漢的教訓,東漢開國以來,光武帝及明帝都對外戚干政嚴加防范。到了第三任皇帝章帝一朝,深明大義的馬太后以身作則,多次拒絕章帝對馬氏兄弟的封賞,并在詔令中重提西漢時“田蚡、竇嬰寵貴橫恣”、“王氏五侯同日俱封”帶來的惡果,從而也抑制了其他后宮族戚進入政壇。馬太后死后,隨著剛剛封后不久的竇皇后“寵幸殊特,專固后宮”,源于老牌外戚世家的竇氏一族,又在東漢皇朝神奇復活。其中,竇皇后的哥哥竇憲在政壇迅速躥升,論能量和影響,均已大大超過其遠在武帝時代的先驅竇嬰。

  據范曄《后漢書·竇融列傳》,竇憲兄妹之父為竇勛,祖父為竇穆,曾祖父為竇融,而竇融的七世祖,就是稱尊文、景、武三朝后宮的那位竇太后的胞弟竇廣國。竇太后當年謹記“諸呂”外戚亂政的前車之覆,對竇廣國嚴加管教,使他成為賢良多才的“退讓君子”,又謝絕文帝對他封相,被司馬遷載入《史記》。盡管竇太后死后,其堂弟之子竇嬰鬧得有些出格,竇氏外戚在西漢時期總的來說還是幫忙不添亂,成為文景之治的良輔。新莽代漢及其后的亂世中,竇氏后代竇融再建功業,舉河西之兵擊滅隗囂,又放棄割據,贏得光武帝劉秀激賞,引為同宗(劉秀也奉竇太后之子為先祖),以子女通婚。東漢初年,竇氏一門“一公、兩侯、三公主、四二千石……官府邸第相望京邑,奴婢以千數”,雖皇親、功臣都“莫與相比”。竇融一生秉先祖竇廣國謙退之德,但其子孫卻多放縱不法。至東漢第二任皇帝明帝繼位后,竇氏多以罪誅,家道敗落。竇憲一代人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成了竇氏孤兒。

  說來也該著竇氏東山再起:竇家有女初長成,偏是國色天香的容貌。建初二年(公元77年),逢剛剛繼位一年的章帝選妃,竇憲的兩個妹妹“俱以選例入見長樂宮”,其才色令章帝及母后馬太后深為滿意。一年后,姊妹倆分別被立為皇后和貴人;章帝愛屋及烏,竇家兄弟自然也分得椒室之寵:哥哥竇憲很快當上虎賁中郎將,統領皇家禁衛;弟弟竇篤,為黃門侍郎,近侍御前。在章帝一朝,竇家兄弟“寵貴日盛”,不久就紅得發紫,無論當朝的王侯公主,還是前朝兩任皇帝的外戚陰氏、馬氏諸家都“莫不畏憚”。也就在這時,竇憲迎來了他大起大伏的外戚生涯中的第一次潮漲潮落——他“恃宮掖聲勢”而無恐,居然看上了章帝妹妹沁水公主的園田,并以“賤直”名買實搶。公主迫于威逼,不敢和他計較,但自有少壯強悍的皇帝哥哥替她做主。章帝某次出巡經過公主園田,指問陪駕的竇憲此園為誰家所有,竇憲支支吾吾不敢正面作答。后來章帝終于查清事情原委,將竇憲召來大加斥罵,將其行為與趙高指鹿為馬相比,還指著竇憲的鼻子狠狠地說:大漢朝拋棄你一個小小的竇憲,不過像拋棄一只死老鼠一樣!此事遂成為著名的歷史事件,被后世經常提起;這片位于洛陽以北濟源一帶的園田也由此聞名,簡稱“沁園”,成為歷代對公主私園的代稱(詞牌“沁園春”即取意于此)。竇憲感到的是如雷轟頂的“震懼”,妹妹竇皇后降低自己穿戴規格,“毀服深謝”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平了章帝怒氣,由竇憲歸還公主園田,勉強換了個“雖不繩其罪,然亦不授以重任”的處理結果。

  章和二年(公元88年),章帝駕崩,年僅10歲的和帝繼位,竇皇后被尊為太后臨朝聽政。竇氏兄弟跟著當上國舅爺,迎來了他們作為外戚參政的第二春:竇憲以侍中身份執掌朝庭詔命和機密;竇篤接替了竇憲曾擔任的虎賁中郎將之職;竇篤下面更小的兩個弟弟竇景、竇瓌也都已長大成人,一同當上中常侍。竇氏一家把持了朝廷“親要之地”,竇憲任用的親黨也都“內外協附”。此時,偏偏竇憲性格中的那種囂張邪僻的本能發作,再度為他闖下大禍:早在明帝時期,其父竇勛因罪死在獄中。至章帝時,其妹被立為皇后,已為竇勛“平反”并追封了爵位。如今竇憲大權在握,仍不能息此舊恨,又指使刺客將當年劾辦此案的謁者韓紆之子殺死,以其首級祭奠竇勛墳冢。更有甚者,齊殤王的兒子都鄉侯劉暢多次來往京城,進入長樂宮,得到寡居的竇太后寵愛。竇憲怕他受寵幸,分了自己在宮中的權力,竟又派刺客在宮中警衛住處刺死劉暢,并嫁禍于劉暢的弟弟利侯劉剛。后來事情終于被發覺,太后很憤怒,把竇憲關在內宮。這次,沒有人再為他出面息事寧人了。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