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官員中的治盜高手:張敞治理的州郡都絕盜

2020-05-04 01:30:38 作者: 古代官員中的

  治安管理是指維護社會治安秩序,保障社會生活正常進行的政府行為。治理偷盜現象,是治安管理中的一項艱巨任務。在古代官員中,有三位治盜高手,他們分別是西漢的張敞、南北朝時期的王敬則、清初的于成龍。

  《漢書·張敞傳》記載了張敞的幾則除盜安民的故事。張敞是西漢時期河東平陽(今山西臨汾西南)人,起初是個鄉官,后補為太守卒史。由于為官清廉,又先后補為甘泉倉長、太仆丞,漢宣帝登基后,任命張敞為山陽太守,后為膠東國國相。

  當時的京城長安社會治安很差,偷盜事件時有發生,搞得人心惶惶,百姓頗多怨言,嚴重影響了朝廷聲譽。執掌長安地區的京兆尹一職幾度換人,工作都不見起色。漢宣帝召見以抓盜賊出名的張敞,問以治禁之策,張敞充滿信心地答應能辦好此事。于是漢宣帝就下詔調張敞為京兆尹,治所在長安。

  張敞到任后,了解到長安境內社會秩序混亂,盜賊甚多,商販和居民深受其苦。就連西域賓客的財物也時常失蹤,嚴重影響了朝廷聲譽。他通過私行察訪,向長安一些老年人詢問,終于查出盜首原來是幾個家境很富足,外出時還有童奴相隨的人,他們竟然用偷盜來的財物筑高樓、建亭樹、置美器、納麗妾,盡情享樂。街坊鄰居們誰也想不到他們竟是盜首,平時還以忠厚長者相待。

  張敞察知后,不動聲色,派人分頭將幾個盜首召至府中,列舉了他們所犯各案,要求他們將諸竊賊全部拿交,借以贖罪。這些頭領們自知罪行深重,個個磕頭告饒,情愿把不義之財全部充公。

  張敞對他們說:“你們只要協助官府捉拿眾賊,立功自贖,非但既往不咎,而且還可補為小吏?!鳖^領們聽罷張敞的話,一個個驚喜不已。

  頭領們回家后,設宴歡慶,遍邀同伙入飲。那些竊賊不知是計,一齊趕去赴宴祝賀,一個個喝得酩酊大醉。盜首按照在張敞府擬定好的計謀,乘機將每個盜賊后背都涂上紅色,好讓守候在門外的捕役辨認。盜賊們飲罷辭出,即被捕役一一捉拿。這一下就捕捉數百名盜賊。從此,長安市內社會秩序一新,市無偷盜。

  張敞政績卓著,得到宣帝嘉獎。他為京兆尹,朝廷每有大議,他總要博引古今,拿出合于實際的實施辦法,朝中公卿莫不佩服。

  數年后,冀州的盜賊十分猖獗。漢宣帝又任命張敞為冀州刺史。

  張敞到任后,境內的廣川王宮接連發生盜竊案,可是總破不了。張敞派密探偵察盜賊居止之所,并殺掉了賊首。他根據偵察所得的情況了解到,廣川王的內弟及同族宗室劉調等人都與盜賊有關系,王宮成了盜賊的庇護所。于是親自帶領冀州的官吏,出動數百輛車,包圍了廣川王宮,并直接指揮,將劉調等人從宮中搜出,當即統統斬首,懸首級于王宮門外。張敞任冀州一年多,冀州的盜賊使滅跡了。

  后來,宣帝又命張敞為太原太守,任職僅一年,便使太原郡秩序井然。

  魏晉南北朝時期,官場中又出了一位治盜高手,他就是南朝齊的吳興郡太守王敬則。

  吳興郡當時的管轄范圍,相當于今天的浙江省臨安至江蘇省宜興一帶。這里的百姓生活比較富庶,經濟也很活躍,自然也就容易滋生盜賊。盜賊們日夜出沒,偷盜行為屢禁不止。

  身為太守的王敬則為了徹底禁偷,想出一個奇招:他抓來一個小偷,就把他的親屬召集來,當眾鞭打他,然后讓他天天持帚打掃街路,不使怠廢。后來王敬則又宣布:允許小偷“輪崗”,可以舉報以前的同伙,來代替代自己掃馬路。此事一經傳開,當地的其他盜賊深怕被舉報出來,都遠遠地逃走了,治安情況隨之大為好轉。

  再說說于成龍。于成龍,清代山西永寧州人,他為官多年,口碑甚好??滴趸实鄯Q贊其:“咸稱居官清正,實天下廉吏第一”。他還是歷史上少有的能臣,為政多年建樹甚多。

  清朝康熙初年,因黃岡東山一帶的老百姓飽受戰難之苦,民不聊生,康熙九年于成龍就任黃州府同知,鎮守歧亭。歧亭位于大別山南麓,新洲、麻城、紅安三縣交界處,三不管地帶,素有“十八蠻縣”之稱,白天歹徒打劫,晚上盜賊橫行,可官府卻置之不理,并不立案。為什么?因為這里的盜賊久盜成性,十分狡猾,難以捕獲,又以報復為能事,辦盜案十分棘手。若立了盜案,上司就會限期破獲,如若到期不能告破,輕則遭斥責,重則丟官治罪。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