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扈將軍梁冀:在他手里東漢王朝陷入滅亡的前兆

2020-05-04 01:08:43 作者: 跋扈將軍梁冀

  東漢有一個怪現象,那就是自第四帝漢和帝至末帝漢獻帝,連續十帝皆幼年繼位,他們中最大的15歲,最小的僅“誕育百余日”,并且大多不是皇后甚至也不是皇帝親生。這些幼帝懵懂登基后,不再有前朝遺詔指定的顧命大臣為他們輔政,而是尊前朝皇后為太后臨朝聽政。當這些倉促間走上政治前臺的年輕寡婦與幼帝們同樣懵懂時,所能依靠的,便只有她們的父兄等一干娘家人了。而這些娘家外戚為了便于專權,在皇族中選嗣時,往往又傾向于盡量挑選年幼者繼任皇帝?!逗鬂h書·皇后紀》載,東漢十位幼帝中“外立者四帝”,其中三帝為同一人所扶立,他就是活躍在東漢這種外戚政治生態怪圈中的“跋扈將軍”梁冀。

  據《后漢書·梁統列傳》,梁冀的高祖梁統與竇憲的曾祖竇融都是東漢開國功臣,因而在光武帝時同朝封侯。那時,梁氏與竇氏兩大家族處在同一起跑線上。到了章帝一朝,兩家都有一對姐妹被選入宮,但不同的是,竇家大女兒被封為皇后,竇家外戚因而得寵;梁家姐妹被封為貴人,生下和帝,卻因竇皇后的嫉妒和誣陷雙雙慘遭殺害,梁氏家族受牽連被發往遠地。至和帝一朝,以竇憲為首的竇氏外戚被鎮壓,梁氏家族得以重見天日。接下來殤帝、安帝兩朝,梁家父爵子承,日子也還過得平穩。到了順帝時,梁冀的兩個妹妹被選入宮,其大妹待順帝成年幸被封為皇后,其父梁商以大將軍銜位凌三公執掌內朝,梁氏外戚終于登頂東漢政壇。梁商始終以“謙柔”之德被順帝尊為良輔,并且能夠做到“檢御門族”,在他的約束下,梁氏一族未敢“以權盛干法”。漢順帝永和六年(公元141年)梁商去世,也許是出于對梁商教子的信任,“商薨未及葬,順帝乃拜冀為大將軍?!比旰?,順帝駕崩,其委任的這位梁冀大將軍終于撕下假面,開始了他“侈暴滋甚”的表演。

  由于少為貴戚,梁冀逸游縱酒無所不好,蒼鷹走狗無所不玩。長大后他順利入宮為官,由黃門侍郎而至禁衛總管執金吾,最后當上督統環都城二十一縣的河南尹。在此任上,梁冀做了一件瞞天過海的大壞事:由于河南郡與都城洛陽接壤,其父梁商從好友洛陽令呂放那里,了解到兒子梁冀的一些惡行,以此對他做出批評責備。梁冀懷恨在心,竟暗下毒手,派人半路將呂放刺殺。為了不讓父親懷疑,梁冀又積極活動,將呂放的弟弟呂禹補為洛陽令,然后誤導呂禹將疑兇認定為呂放生前仇家,遂“盡滅其宗親、賓客百余人”。最終,梁冀借呂禹之刀,斬斷了原本指向他本人的種種破案線索,并用無辜者的鮮血,洗涮了自己的罪惡蹤跡。

  順帝駕崩,已把持內朝三年的大將軍梁冀,與升為梁太后的妹妹,扶虞貴人所生嬰兒沖帝于襁褓中繼位,兄妹倆一個定策帷幕,一個臨朝聽政,操縱了東漢朝廷。第二年,沖帝三歲夭折,順帝一脈絕嗣。梁氏兄妹又“定策禁中”,本著“貪孩童以久其政”的利益趨向,在皇族中挑出身為章帝玄孫、年僅8歲的劉纘繼位,史稱質帝。哪知劉纘小朋友幼年早惠,一年后看穿梁冀的驕橫,并童言無忌地當著滿朝文武指稱其為“跋扈將軍”,當日便遭梁冀“潛行鴆弒”,崩于玉堂前殿。大概皇家幼兒園實在沒了人才,梁氏兄妹只好又回過頭來,從劉纘的上一輩中找到身為章帝曾孫、時年15歲的劉志繼位,便是后來的桓帝。這桓帝倒底年紀大些,懂得明哲保身,縱容了梁大將軍的跋扈,三年中不斷為他加官進爵,官屬倍于三公,食邑達三萬戶;梁冀至親的兩弟一子也都被封為萬戶侯。

  說來真是一物降一物,以梁冀之跋扈,偏懼梁妻之“獅吼”。梁冀之妻孫壽“色美而善為妖態”,且“性鉗忌”,處處都要與梁冀爭個高低。梁冀在父喪期間,曾與一個名叫友通期的女子通奸,還生了個孩子;孫壽抓住把柄,索興與梁冀最寵信的家奴秦宮茍和,給梁冀戴上綠帽,打了個平手。盤點梁冀在位二十余年,梁家前后七人封侯,出了三位皇后,六位貴人,二位大將軍,娶公主者三人,其余卿、將、尹、校五十七人。有鑒于此,梁妻發話也要為孫家找找平衡,梁冀連忙照辦,讓一批孫氏宗親冒用梁姓,分別任命為侍中、卿、校尉、郡守、長吏等,前后共十余人,可謂外戚檐下又生外戚。最可笑的是,梁冀發達后搞腐敗大建樓舍,孫氏竟也要旗鼓相當“對街為宅”,夫妻倆“殫極土木,互相夸競”:你“連房洞戶”,我“柱壁雕鏤”;你“臺閣周通”,我“陵跨水道”;你“采土筑山”,我“廣開園囿”;你有奇禽馴獸,我有汗血名馬……這種夫妻間的腐敗競賽,實為曠古絕今,聞所未聞。

 1/2    1 2 下一頁 尾頁